輝之鍊光術師(自創小說)第一到七章

22世紀初~一場段古文化被人發現!那就是鍊金術!從此全人類改變生活!
暴動開始!這種新能力~古代的智慧!被人們掌握後開始胡亂使用!全世界有近10億人口在這場暴亂中消失
22世紀中葉!!人類將鍊金術嚴格禁止劃分!設立最高鍊金術公會!由當時的軍政府建立!動亂終於停止!人的的科技文化一下跳躍向前2千年的進步!
22世紀末期!!鍊金術已經人人都會用!除了這點之外!鍊金術卻也發展到瓶頸!許許多多人在尋找如何讓自己的鍊金術更加強大!於是打念頭到傳說中的”賢者之石”!
擁有過賢者之石的鍊金術師”愛德華艾力克”…在死前發表了一段宣言
“”無知的人類阿!目前這世上的鍊金術只是最弱小的力量..妳們還沒到”最終之門”的另一邊!….那裡存在著不須等價交換的原則!我將傳說中的賢者之石藏在那裡!去找吧~去找尋吧~往傳說中的世界出發吧!我也將那個世界命名為(魔獸世界)去吧”講完後傳說中的鍊金術師被12道門徒用轉世之光!轉世了~~
此時人們瘋狂般的開始對未知的大陸魔獸世界開始最長遠的遠征
燃燒的遠征…………

1.輝之鍊光術師誕生了
神聖的光環圍繞著我!是我目前的生活…
雖然我擁有傳說中的力量…最神聖的力量…
但依然被眾神忌妒…可以建立一個世界的力量..或是毀滅世界的力量
不能讓人們接受
我背棄眾神們的榮耀與光環
開始了我的轉世之旅…

 

席德列斯‧輝。這是我存在于世界上的第一個身份,。,我的親生父母她們為我的出生被國家鍊金術師追殺,父親慘死在國家鍊金術師的手下。可是我還是被逃離追殺母親成功帶離了人類的世界….到達了傳說中的魔獸世界…的銀月城..旁邊的安寧地小城鎮…很不幸的..在我8歲那年..他也死於詛咒的鍊金術下…成為一具屍體..。
數年後,同樣的一個小城鎮。 「腰要直一點,你這像什麼樣了,揮大力一點。」 「是!」青脆的小孩聲音。 當年那小小的孩童已經長大,出於某些原因,這八歲的我..被一群算是善良的血精靈收養了..養父”特”是族里一位英勇戰士..傳說中他曾經參加燃燒的遠征!所從很小就開始鍛煉我的劍法,雖然對比起”特”的劍法來說還是不怎樣,但八歲的小輝已經揮的有版有眼,呼呼作響的了。 「唉,你就讓小輝休息一下嘛,他已揮了一上午了。」看到頭上高掛的太陽,這聲音是他的養母”黯”他曾經是一位黑暗牧師..陪著養父”特”參加燃燒的遠征所認識的!!養母”黯”憐憫的看著小輝。 「拜托,妳這句話已說過七次了,這是為他好,才揮了不過兩萬下,還有過半的姿態是錯的,這樣可以休息。」 「好啊!你也知道我說過多少次了,孩子由早到現在,你也不想想你的那鐵劍有多重,孩子才多大,你、你…」說著說著,黯的聲音抽泣起來,還拿起不知從那來的毛巾擦了擦眼角。 「好,好,我馬上就叫他休息,妳可不要…」特的話還沒說完,黮瞬刻已到了小輝的眼前,並細心的幫小輝擦起汗來。 「妳,妳這真是…唉!妳真的太寵他了。」 沒有理會特,黯很快的就弄了杯茶給小輝:「怎樣,累嗎?要不要在媽媽的懷裹睡一下?真是,都不知道為什麼做父親的總是一點都不知道要體貼一下孩子。」 「妳…妳這是說一切都是我的不是嗎?」特的青肋都出現了。 「啊…呵呵,小輝,看見嗎,有人對號入座知道自已不知道體貼你了。」 特一旁氣的呼呼的周圍亂轉,但語根拙劣的卻不知道說什麼的好。 「媽,不要難為爸爸了,好嗎?。爸,我會繼續練的。」青脆的童聲再度響起,小輝走回特的面前,再度努力的舉起劍。 「哈哈,不錯,這才是我的好孩子嘛。」特眉飛色眼的看著小輝,開心的大笑。 「真的是大傻加上一個小傻。」黯踹了踹腳,眼中卻出現了欣慰的神色。

2.屠殺…
在我12歲那年…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又再次失去了父母…

 

安寧地好像沒有陽光艷日的一天..
這一天在中午快來臨時,養母正笑意洋洋的弄著我最喜歡的菜,村外卻傳來剌耳的聲音。 「將他們殺死!」 「對,把那混血雜種剮了!」 「殺死叛徒」 …… 我將頭探出窗外,我第一次看見那麼多的人,有的拿著劍,有的拿著弓,更多的拿著鋤頭,他們正在進入城鎮。 我很害怕,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人,我的手在抖索,就在這時,我養母突然捉著我的手,直拉我逃往後門。 但可惜,一切已大遲,人群很快已將這四周包圍。 周圍都是人 養父和養母帶著我四周衝殺,我們不停的逃走、但人卻不斷的出現。 血,我看見很多的血,我又一次聞到那種氣味,一種奇特腥臭,令人感到噁心的味道。 一個人頭突然在我面前掉下,那是被養父斬下的人頭,那個人的眼,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我看到他的絕望和他對我的恨,在那一瞬,我好像知道了很多,我不停的吐,我深深記得那時我的害怕。養父爸的劍不停的向人群斬往,養母不時放出各樣的精神衝擊,四周的人一批一批失去戰力,我感到畏懼,生命就在我生旁不斷的流逝,我很怕,我不停的顫抖。 一塊石頭拌到了我的腳,就在這時,一支利箭向我直飛而來。 我掙扎的想爬起,但我太累,我實在太累,我再怎麼動也爬不起來,我會死嗎?我這樣想。
可惜死的並不是我,當我再張開眼睛,箭插了在養父身上,養父就這樣奄奄一息的躺了在我眼前。 在最後那一刻,養父救了我,他以自己作盾牌,為我擋下那奪命的一箭。 「對、對不起,黯,一直辛苦妳…」這是我聽到養父說的最後一句那是養父臨終前笑著向養母交代的遺言。 「爸、爸,你怎麼了,你不是教我不可以攤在地上睡嗎,爸,醒醒啊。」懷著那最後的一絲希望,我不停的哭問,但本能的好像還是落下淚來。 「哈哈,那精靈的叛徒終於死了。」 「活該!背叛聯盟!投靠血精靈!」 「那血精靈看起來還不錯,就讓我們先姦再殺吧,哈哈哈哈!」 聽著四周那惡毒的聲音,我卻再也沒有感覺,我的心聽不到任何東西,我只是不停的笑著,不停的笑著。 養母就如崩潰般走向養父的屍體:「為、為什麼?為什麼你就這樣走了,什麼辛苦妳了,你這個大傻瓜?為什麼?」 沒有人理我們,他們好像在商量怎樣處置我和我的養母,我雙目無神的看著這一切。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母親緊抱了我,
那時,養母像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她不再哭,臉上帶著微笑,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她微笑的對著我: 「不要再哭了嘛,笑一笑,小輝,養母以後再不能照顧你,不過我會永遠看著你,要永遠快樂的活下去,知道嗎?」 養母那哀切的眼神,令我感到不解,我內心感到一絲不安,但我仍堅定的笑著應了養母一聲! 養母也笑了,那剎那的笑容我一生也沒忘記。 一種奇異的黑暗的符文突然從養母身上出現,一陣光包圍住了我,養母輕輕的拍了一拍我的頭笑著抱著養父的屍體:「記住..回到家…在媽媽的櫃子..有留一封給你的信..你會知道你的」 人群中某人臉色大變:「快、快逃,這是自爆咒文。」 瞬刻間,人們驚慌的四處逃走,但可惜一切已太遲。 一陣白光,什麼也不見了,不錯,什麼也不見了…
我很恨,但我笑著:「放心吧,爸爸媽媽,雖然你們不是我親生父母..但我永遠認妳們是我唯一的父母…….你們是最喜歡笑的,因為我…我會笑的,我一定會永遠開心的活下去,你們也要保重啊!哈哈…哈哈哈哈!」 … 又一陣白光…我暈了過去

 

3.石爪山脈盜匪團…
在一片灰綠色的林海的盡頭,一座巨大的活火山聳立在那裡,隨著熔岩強弱不定的翻騰,夾雜著火山灰和硫磺的滾滾濃煙從火山口源源不絕的發散出來融入那已被染成灰色的天空。 忽然間,大地顫抖了起來,隨著一聲巨響,原本安靜的火山從一位吞雲吐霧的老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發脾氣的孩子,如同發狂了一般不停地把大塊的岩石還有滾燙的熔岩拋撒向天空,在達到最高點後熔岩和巨石好像夾雜著冰雹的暴雨一樣向著林海和山腳下傾瀉而去,森林隨著熔岩的接觸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黑色的濃煙把原本就灰撲撲的天空變得更加陰沉。

 

「終於鍊成了」一個臉上都是黑漆漆的少年從廢墟中站了起來…
國家鍊金術師..聯盟狗屁..我會報仇的…今天以後妳們將一步一步走向毀滅之路..
少年心中不狂喊著,他已經真的壓抑很久了…
春去春來,又是一個年頭過去了。
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是工作的好日子,
勤勞的努力基本上都是由此開始的。 當然,這種勤勞之中有好的,
同樣也有壞的。 石爪山脈之中,有一處地勢險峻的峽谷,
是連通山脈東西的重要通道,
以前幾乎每天都會有過往的商旅和行人經過這裏,來來往往,
忙忙碌碌。 只可惜在三年前一夥強盜盤踞了這裏以後,
往日的繁忙景象就不復存在了,因為他們都被那一樁樁慘無人道的
屠殺震驚了,嚇怕了。 要貨也要命,女留男不留!
在這裏的全都是一群殺人如麻的冷血禽獸,燒殺奸掠他們無惡不做,
處在這三不管的真空地帶,他們是名副其實的無法無天。
只可惜這條峽谷的地理位置實在太過重要,是以有一些人
雖然明知危險,可是為了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卻也只能挺而走險。
畢竟,這兩邊的山路不是任何人都繞得起的。 所以在此黃昏之時,
正有著一隊大約百人的隊伍進入了這峽谷,人多勢眾看來是有備而來,
他們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卻個個都是鴉雀無聲,他們刀劍在握,
不住的四下觀望,神色緊張之極。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到底是無畏還是無知,恐怕就得看看他們面對老虎時的反應了。
當他們行至那峽谷中部之時,只聽得一聲巨響,兩邊的山坡之上
突然有無數的滾木和岩石傾瀉而下,直向底下行走的眾人砸去。
底下眾人雖早有防備,但是一時也被這驚人的巨變搞得手忙腳亂,
每個人都拼命的揮動起手中得兵器撥擋落下得滾木碎石,擋不下一
些人便立刻被砸成了肉泥,慘不忍睹。 隨著一聲驚天呼嘯,數百名
窮兇極惡的匪徒自山坡之上俯衝而下,如狼似虎般的向這群已經死
傷慘重的商旅撲殺了過去,瞬間便纏鬥在了一起。 山谷變成了戰場,
每個人都在此時變成了噬血的修羅,他們瘋狂的砍殺對方的軀體,
一刀接著一刀,直到對方被砍成了肉泥,又或是自己變成了肉泥的時候
他們才會停止動作,被切割下來的斷肢碎肉不住的四處飛揚,
絕望無助的淒厲慘叫聲到處此起彼伏,這裏真是比地獄還要恐怖。
這裏再沒有了公理,也再沒有了仁愛;這裏唯一有的只是弱肉強食,
你死我活。 可以忍受這種地獄氣氛的人絕對不會很多,不過看來此處
卻有著兩個,此時他們就站在那高高的山坡之上,神情愜意的觀看著
底下的血腥屠殺。 而這一高一矮的兩個人,正是盤踞這裏的強盜之中
的大小頭目,而看他們此時的表情,與其說是在觀戰,還不如說是
正在欣賞,似乎在他們而言,這種慘絕人寰的大撕殺根本就是一出
十分精彩有趣的戲劇,還是非常的賞心悅目。 那個矮一點的小頭目
叫做獨眼惡龍,人如其名,那面上的一個用鍊金術作成的機械眼使
他顯得無比的醜陋猙獰,令人視之心寒,也許正是為了達到這個效果
,他才沒有用眼罩將它罩起來吧。 而此時這個醜到了極點的傢伙正用
著他那唯一的一只好眼盯上了底下的一個年輕女子,這個女子二十來歲
,模樣生的十分的漂亮,此時看她揮舞雙刀奮力拼殺的狠樣,
更為動人的外表之上平添了一股颯爽英姿,直看得這個貪花好色
的二當家心癢難耐,躍躍欲試。 色膽包天,獨眼惡龍已經是不願再忍,
連招呼也不打一聲便沖了下去,直向那個年輕女子撲了過去。
而那個魁梧的大當家對這個獨眼惡龍的行為完全不予理睬,
熟知此人本性的他早已對這種行為司空見慣了。
那個年輕女子正好剛剛砍倒了一個強盜,突然間就聽到一股強烈的
勁風呼嘯而來,轉頭一看,只見一個面目醜陋的中年男子飛身撲來,
那噁心猥瑣的面容幾乎使得她當場吐了出來。更為氣人的是,
此人一出手,那雙”獸人”之爪就那麼向著自己高聳的胸部直抓過來,
真是有夠下賤的。 此女又羞又氣,雙刀盤旋揮舞,使出
戰士的初級技能“英勇打擊“直欲一下就將這淫穢的雙手給砍下來。
 這個獨眼惡龍既然可以成為這群窮兇極惡的強盜首領,
自然有著其過人的本領,只見他微一轉身,避過了雙刀斬擊,
身形閃電般的繞到此女的身後,一掌便對著她後頸打了下來,使用技能”悶棍”直欲將其擊昏了以後再為所欲為。 只可惜此女既然能堅持到
現在就也不會是弱者,只見她頭也不回,右手長刀猛的一個迴旋
使出”反擊風暴,”竟險些砍到獨眼惡龍的手,獨眼惡龍無奈撤手,
此女猛然轉身,左手長刀毫不猶豫的當頭疾劈,戰士的中階技能”斬殺”
,就像是要一下子將這個下賤的男人劈成兩半。
險些老貓燒須,這個獨眼惡龍當即受起了輕視之心,
雙拳全力迎擊,招招兇猛,聲聲如雷,連續的邪惡攻擊很快便
壓置住此女,狼狽不堪。 此時山坡上的大當家—刀疤虎仔細的
觀察了一下現在的戰況,進來的那一百多人此時幾乎已經被人數多
上四五倍的己方殺得全軍覆沒了,除了那些個已經被制住的婦女,
就只餘下幾名武功頗高強手仍在奮力抵抗,不過看那陣勢也已是
強弩之末,陰沉的笑了一下,大喝一聲,猛的拔出腰間大刀飛身撲下。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刀疤虎勁灌長刀飛身而下,那銳利的刀身
竟然拖出了半尺長的幽灰刀芒,氣勢驚人,正是高階戰士技能”順劈斬”
正在奮力拼殺的一個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長刀攔腰斬過,
當真是一刀兩斷。 餘下的幾人搏殺至此,都已是身心疲憊,
此時不但被三百多人包圍,更有如此高手突臨,一個個都是心膽俱寒,
自覺末日將至。 刀疤虎殺性高漲又啟動了技能”狂暴之怒”,
一發不可收拾,長刀去勢強勁,
一下子又和餘下的幾個人纏鬥在了一起。 這幾人其實也並非庸手,
多人聯手倒也有一拼之力,奈何久戰之下早已氣力不濟,
再加上為這個狂人的殺意所震懾,敗得更快。 不過十幾招後,
刀疤虎一個”旋風斬”,猛的將其中數人的頭顱劈成了兩半,
花白的腦漿噴得他一臉都是,卻見他毫不為怵,
反而伸出舌頭舔了舔這尤自溫熱的腦漿,看那滿意神情竟似
還覺得其甚是美味。 最後剩下的一人看到如此的惡魔行徑,
意志徹底崩潰,雙腿一軟撲通跪了下來,拼命的磕起頭來,
不斷的哀聲求饒。 刀疤虎面露不屑的走上前來,唾了一口道:
“他媽的,一個沒種的膽小鬼!” 手起刀落,一下子就將此人的
頭砍了,嘴裏還狠狠的道:“孬種下地獄去吧!” “哥哥!”那個
正和獨眼惡龍纏鬥的女子見此情景哀叫了一聲,刀勢大亂,獨眼惡龍
見機不可失,使用技能”繳械”雙拳全力催壓,猛的震飛了女子的雙刀,
右手食指在地上畫了一個鍊金陣,許多繩子竄出,登時使那個女子
動彈不得了。 大功告成,獨眼惡龍竟就在這眾目睽睽的地方
旁若無人的發洩起他的獸欲來,雙手如飛般將那個年輕女子的
布甲撕盡,緊緊地壓上那女子一絲不掛的嬌滑玉體之上亂啃亂親,
雙手更不住的在她那赤裸的身軀上下遊動,形態醜惡之極。
那女子全身被綁,只能一動不動的任他為所欲為,此時她心裏
羞憤欲絕,兩行悲苦的清淚突破了緊閉的雙目順著那優美的臉頰
緩緩的滑落了下來。 而此時那個大當家和圍觀的匪盜都在笑嘻嘻的
觀看這罪惡的一幕,其中更有些人已經開始有樣學樣,猛的按倒
了那些被俘虜的女子,就這麼幕天席地的施起了強暴。 那個獨眼惡龍
是個標準的急色鬼,不到片刻就不滿意自己那初步的獸行了,
猛的分開了那女子修長的玉腿,起身急急的脫下自己的長褲就
要真刀真槍的過關斬將。 可惜似乎他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當他準備再度撲上來的時候,一道尖銳之極的裂空之聲在所有人的
耳邊響起。 超乎想像的刺耳之聲劃破長空,夾帶著一顆小小的石子
飛射而來,猛的砸在了這個獨眼惡龍的太陽穴之上,只在瞬間便透腦
而入,將其制於死地。 眾皆譁然,刀疤虎更是大吃一驚,搶步上前
一把拽起了獨目虎的屍體,只見他額角太陽穴處現出了一個十分細小
的鍊金陣,可見那塊射死他的石頭決不會是很大而且刻上鍊金陣,
但是剛才聽那石子裂空之聲竟似是在百丈之外傳來。
如此輕小的石子經過了那麼長距離還可以一下射穿人體最堅硬的頭骨,
可見發射這顆石子的人鍊金術已然強到了何等無法想像的地步。…

4.分離子電光0.0.
無比的震驚驅使著他抬頭望去,而所有人也都隨著這刀疤虎的視線轉過頭去,希望能夠一睹這奇事的真相。
只見狹長的穀道之上,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形漸漸顯現,夕陽的餘輝溫柔的灑落在他的身上,竟似給他的身體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

 

 

此時在這充滿了血腥和屍骨的峽谷之中,
那個絢麗的光輝顯得是那麼的莊嚴和神聖。
刀疤虎看著這緩步而來的男子,心裏突然泛起了一股無法言語的
恐懼感,這股恐懼的感覺令他感到心神非常的不安,
當下狠狠的發出了命令。
“給我把這個臭小子碎屍萬段!”
殺意未盡的匪徒一接到命令立刻如潮水般的湧上,
如同一群饑餓的惡狼一樣瘋狂的沖向獵物。
來人見此情景,嘴角緩緩揚起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因為在他的眼中,此時沖上來的根本不是什麼惡狼,
而只不過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想要衝向虎口的兔子罷了。
沒錯,他們就是一群將要死掉的可憐兔子。
來人雙手闔上一道威力無匹的黑暗光線從他手中直射而出!
前頭30餘名盜賊瞬間蒸發….
其餘被光線所掃過的同夥身體上有的東缺一塊西缺一塊…
一招,只此一招就轟斃了三十數名強盜,威力之強真是驚天動地。
刀疤虎眼睛散發出濃濃恐懼..這不是光子力學的….分解之光…也是連光線都吸收的…死光……….
群盜震懾于來人的鍊金術,全都畏縮後退,不敢上前….
在這近乎神的威力之下,那群強盜的生命就如同螻蟻般一文不值,
一切做人的權力此時都已然失去,也許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著被消滅,被淨化。
來人雙手又一闔,口中又唸唸有詞,以光的原子力學..重新分解..改變性質.在將光源子分佈區域改變…磁場皆而改變…在一切有光的空間中..質量守恆不變…“離子動態球“
那時間來人身旁集滿了99顆光球..每個光球中都有原子在不斷碰撞…
擁有著一身高手修為的刀疤虎見此招光是前奏已然如此駭人,心知不妙,急忙高呼道:“弟兄們小心啊!”
晚了!來人轉瞬間鍊成已畢,身形旁的光球如陀螺般急速轉動,掀起重重氣浪,光球連環擊出,蘊涵著無窮爆炸性的光球閃電般的席捲全場,當者披靡,平地之上猶如突然間升起了一個原子彈炸過的蘑菇般氣層,遮天閉日,盡顯鍊金術之威。
…當光球全部擊完最終停止,只見來人卓然凝立於半空之中,衣衫隨風飄動如同仙聖下凡,在這漫天的塵埃之中真是顯得無比淒美,但同樣也是無比慘烈。
這些剛才還兇焰滔天的人;這些一直都認為老子惡絕天下的混蛋終於瞭解到了什麼叫做小巫見大巫。眼前的這個人才是真正的惡魔,真正的凶人,自己和他比又算個屁呀!
一招鍊金術轟殺了近兩百人,這真是人能做到的嗎?…不是只有傳說中的大鍊金術師才有可能….
刀疤虎不能置信的看著緩緩走近的來人,握刀的雙手不住的微微顫抖,此時的他已經全無依靠了,剩下的幾十個殘兵已然全部落荒而逃,現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了。 曾經殺人如麻的他終於也嘗到了死亡的恐懼,想起了那些被他所殺死的人臨死時的慘樣,深悉死亡痛苦的他禁不住嚇得緩緩的後退了起來。
當來人跟他相距不到兩丈的時候,他終於看清了來人的面容,那是一張不帶有絲毫感情的面容,直刺向自己的那冰寒刺骨的淩厲目光似乎根本沒把他當成活人來看待。
恐懼到了極點,刀疤虎瘋狂的劈出了一刀,對著來人當頭砍了下去,他已經把自己的一切都壓在這一刀上了,不成功便成仁!
撕….一條血紅的液體緩緩留下…….不是人的鮮血…而是鐵水…在當刀接觸到來人的身上時…分離子光…瞬間離解了鐵…化為鐵分子…
刀疤虎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玩命的磕起了響頭,咚咚有聲,很快便磕得血流滿面,配合上他那可憐兮兮的告饒之語,看起來還真是挺可憐的。 來人看著這個毫無骨氣的混蛋,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森然的道:“孬種!下地獄去吧!”
好熟悉的語調,好熟悉的詞語,似乎不久之前正是從自己口中說出的,
刀疤虎萬念俱灰之間頭腦中突然蹦出了兩個他以前從不相信的字
—–報應!
散發出溫柔的陽光之手猛的抓住了他的頂門,分離子電光灌腦而入,很快便跑進到了他的全身,直將他徹底分解成自然元素。
死的一無所有,真是他媽的有夠徹底!
可憐的刀疤虎從頭至尾卻都只能默默的忍受著離子將他的細胞一個一個拆開,因為早在分離子光灌入時,他全身的神經就已經被分解光了只留下痛覺神經。
有身不能動,有口不能喊!無法想像的痛楚完全得不到發洩,刀疤虎真是死得有夠‘偉大’!

5.聯盟!我回來了!死亡哀樂!
大局已定,此時這裏除了到處的殘肢斷體之外,就只剩下滿地被被鍊金術所造成的麻痺制住的女子還活著了。

 

來人緩緩背過身去,拿著白粉筆一一的繞過倒地的女子,最後一個巨大的鍊金陣被他完成了!雙手隨意一拍,頓時間來人雙手充滿了光元素,向下往剛畫好的鍊成陣一壓,那些倒地的女子登時感到了自身被鍊金術所麻痺的身軀立時恢復了活力了,四肢在這一刻重新恢復的行動的能力。
眾女連忙起身站起,各自急不可待的整理淩亂的衣衫,除了那個被獨眼惡龍輕薄的年輕女子實在已經無衣遮體外,其餘各女都幸得來人的及時趕到而吃虧不多。
那年輕女子全身一絲不掛,此時又無法找到一套可以遮體的衣物,杵在那個年輕男子的背後顯得極其手足無措,一雙手也不知道遮蓋住哪兒是好。 正當她一籌莫展之時,女子定睛一看,正是那年輕男子又在地上一劃,口中輕喊「鍊成」一件土黃色的斗篷就出現反手拿給了她。
從頭至尾,此人也未回頭看上一眼,年輕女子伸手接過斗篷,心中又是害羞又是感激,但更多的卻是對這個真君子的深深佩服和好奇。
穿好了斗篷,年輕女子招呼眾女子上前,自己以江湖禮數拱手道:“多謝大哥出手相救,小女子等感激不盡,敢問大哥尊姓大名,來日以身相許也定當相報大哥的大恩大德。”說完猛的跪下叩頭,連帶眾女一起下跪道謝。
來人卻頭也未回,甚至未出一聲,又在地上用白粉筆畫出一個鍊成陣,雙手一壓,來人全身被光束一一分解掉,化為一道金光往中央之城「暴風成」前進。
“啊!”眾女尖叫一聲迷茫不已,來人樣貌也未被她們看清便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如此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行為雖然怪異,但同時也讓諸女心折不已,那近乎陶醉的感覺幾乎已經令她們忘記了自己仍然處在一個屍骨遍地的人間地獄之中。
來人傳送到距離報風城最近的這處山坡的最高處才又定了下來。
來人默默的看著遠處那最後的一絲夕陽,孤立良久,
緩緩的低吟道:“光原子分解,雖然很快速,但是就是耗力耗太大了,剛剛因該不能亂耍酷說”
來人低低的分析完鍊城鎮的缺點後,突然高聲喝道:“媽媽,孩兒今日終於完成你在遺書上留下傳說中的鍊光術”
說著,來人伸出右手,狠狠的指向那遙遠的暴風城,陡然放聲狂吼道:“聯盟垃圾!國家鍊金術師!你們給老子等著!我席德列斯‧輝—回來啦!你們準備吹起死亡的哀樂,為死神榮耀吧!舊聖光將永遠消失!我將創立新的聖光!”

6.為了復仇成為了暴風團團長!!

夜晚,在艾澤拉斯大陸的阿組鼻之塔,
一群穿著如同中古世紀的騎士裝扮的戰士們,
正為了守護位於此地的一塊聖地遺跡而與大批魔物奮戰著。

擋住它們,絕對不能讓它們突破我們這道封鎖線!」
為首一名全身穿著白銀甲冑的戰士大聲叫道,
接著雙手舉起那把比自己身材還要巨大的十字巨劍,
不斷的斬殺著一直蜂湧而上的魔物。 斬、斬、斬...
不斷揮舞著巨劍的斬,但不論怎麼的斬,怎麼的砍,
這些魔物就像小強一樣的殺不盡一直冒出來。
「喂,暴風團的團長,魔物的數量只增不減,你有沒有什麼
比較好的辦法可以解決啊?」一名手持細劍,身穿艷紅騎士裝的劍士
與身穿白銀甲冑的劍士背靠背的問道。 看著倒在地上死而復生
的魔物,身穿白銀甲冑的騎士像是想到了什麼事的,大聲叫喊著。
「所有暴風團的團員聽到!立即找出瘴氣之源,並加以摧毀它,不然不管我們怎麼砍都砍不死這些魔物的!你跟我來!」對著眾人大喊一聲,隨後又向身後的艷紅劍士說道。 眾人聽聞團長所說的話後,便開始在魔物群中一邊斬殺魔物一邊找尋著團長所說的『瘴氣之源』。 「暴風團團長,就是那個了吧?」艷紅劍士看到了一個像是水晶一樣的血紅色大石頭,想必那就是『瘴氣之源』了吧。 「天啊!」看到那顆像是卡車頭大的血紅水晶後,團長驚訝的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了。 「怎...怎麼了嗎?」 「你難道不知道嗎?」團長沒好氣的斜睨著艷紅劍士說道,看樣子他八成是個才剛進暴風團的菜鳥戰士。 「知道什麼?」 「你知道『瘴氣之源』是由什麼東西鍊成而來的嗎?」艷紅劍士聽完後,依舊不解的搖了搖頭。 「死人...有一群瘋狂的鍊金術師….將活生生的人練成賢者之石…不過這是鍊成失敗的作品..」淡淡的說完,提起巨劍,團長一步一步的往『瘴氣之源』走去。 「死人!?欸,你是說,那是被鍊金術師變出來的啊?」艷紅劍士趕緊追後跟上,一臉疑狐的問道。 就在與『瘴氣之源』只有五六公尺距離時,團長突然停下了腳步,而剛追上的艷紅劍士則是直直的撞上了他厚實的背部。 「你幹嘛突然停下來啊?」摸著被撞痛的鼻子,艷紅劍士不悅的抱怨著。 「守護『瘴氣之源』的BOSS來了...」 團長淡淡的說完,地殼便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隨著不斷的晃動,地面也開始出現了裂痕,沒多久後,從裂痕中蹦出了一隻有著牛頭人身,身軀至少有三層樓高的怪物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真沒想到,連希臘神話裡頭的妖怪『米諾陶』都跑出來了。這群鍊金術師真有想像力!」團長冷笑的說道,但後頭的艷紅騎士已是看的目瞪口呆了。 「開開開...開什麼玩笑啊!?牠這麼大一隻,我們要怎麼贏啊?」 「照理來說應該是沒那麼大一隻,肯定是因為『瘴氣之源』的影響讓牠巨大化了。小心牠來囉!」 話一說完,米諾陶馬上就拔起一旁的大樹當成武器來攻擊兩人,兩人看準了米諾陶橫掃那一剎那,同時低下身來躲過這蠻橫的一擊。 「我的媽呀!」艷紅劍士往後看了一下,嚇的大叫著。 原先豎立在後頭的那些大樹,在米諾陶剛剛那暴力的一擊下瞬間全數倒下,幸好剛剛那一擊不是打在自己身上,不然就算有十條命也不夠跟牠玩。 「小子!我負責引開牠的注意,你就趁機繞到後頭破壞『瘴氣之源』,了解了嗎?」 「小...小子?你...你是在說我嗎?」艷紅劍士像是瞪大了眼看著團長,疑惑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廢話!!當下只有你跟我而已!我不是在跟你說,不然是在跟鬼說是吧!」團長大怒說道,當下命都快不保了,這個臭小子竟然還有興致耍寶。 就在這時,在兩人交談之際,米諾陶的第二波攻擊又來了。 艷紅劍士心想剛剛那一擊攻來時,他根本就躲不掉,就算舉起手上那把細劍也絕對擋不住,只好閉上雙眼等死。 但就在『碰』的一聲,巨聲響起,他睜開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名銀狐團的團長,竟然用十字巨劍的寬大劍身來檔下這蠻橫的一擊。 「你還在幹什麼!快!」團長吃力的大叫著,艷紅劍士則是馬上從恍神中醒了過來,快步的穿過米諾陶巨大的身軀,直逼『瘴氣之源』。 米諾陶見艷紅劍士繞過自己打算摧毀『瘴氣之源』,便舉起了手上的大樹幹,想直接往艷紅劍是直射而去,但某人可是不會讓牠這麼做的。 「嘿,米諾陶,難道你不知道,在打鬥時是最忌諱背對著敵手的嗎?」 聽到背後所傳來的聲響,下一秒鐘便是十字巨劍從米諾陶的背後貫透至胸前的時候。 「懲戒之擊~~給老子我消失吧!!」 同一時間內,暴風團團長一刀往上畫出終結了米諾陶,而艷紅劍士也同樣一起粉碎了『瘴氣之源』的血紅結晶。 隨著『瘴氣之源』被消滅,週遭的魔物也再也不是不死之身,漸漸的騎士軍們也已從原先的弱勢轉為強勢的一方。 好不容易,眾人總算是將魔物大軍給打回地獄,就在眾人退守回阿組鼻之塔之內時... 那名穿著艷紅騎士裝的劍士在塔裡裡頭四處的探頭張望,似乎在找尋著什麼。 沒多久後,他終於找到他所要找的那個『人』了。 「欸,你掛掉了嗎,手還舉的起來嗎?」看著那名穿著白銀甲冑,背部倚靠柱子而坐的銀狐團團長,這名菜鳥劍士就忍不住的想要調侃他一下。 「是你啊!有事嗎?」頭也不回,聞聲便知他是誰。 「怎麼,難道就一定要有事才能來找你啊?」 「如果你想跟我哈啦那就免了,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聊八卦了。」說完,他也慢慢將戴在頭上的那頂又重又厚的銀狐形頭罩給拿了下來。 他就是小輝…為了復仇潛入暴風城…默默的等待..

 

第一道暑光漸漸的昇起時,突然照射在小輝俊秀的臉龐上,令豔紅劍士看了以後驚嘆不已,只不過...... 「你...你那是什麼臉啊?」艷紅劍士不解,為何上一秒是看著小輝露出了俊秀的臉龐,而下一秒卻是出現了像是『囧』字的厭惡表情。 「你...是GAY嗎?」小輝疑問著。 「你才是GAY咧!」艷紅劍士沒好氣的大叫。 「你不是GAY,那你幹嘛說那麼噁心的話?」 「你是不是心理變態啊?一個女孩子誇你帥,你竟然給我說噁心?」 「喔,是喔,妳是女孩子喔...女孩子......妳是女孩子!?」沉思了一下,便又驚訝的大叫著。 這怎麼可能?從自己偷偷加入暴風城的騎士軍以來,從未聽說過有哪一位女性是以戰士身分上到戰場前線來的。 「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是在歧視我喔?你現在是不是心想『女性是沒資格以戰士的身分上到戰場前線』,是不是?」艷紅劍士彎下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小輝.. 幾乎全猜對了! 「沒...沒這回事!我只是...」心想,會拿把劍衝上戰場殺敵的女性八成是個男性荷爾蒙分泌過多的男人婆,但這句話在他看到這名女性騎士脫下面罩後,就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一張類似養母的面容出現在他面前….他呆調勒……..
忍辱負重是為了建立新聖光…..他吃得苦很多了…
為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