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恐怖小說:「禁檔:狗人頭」 作者凌咖啡

禁檔:狗人頭#1

我加斯洛王城整理資料庫時,有人曾問我有沒有看過最為恐怖的案例?
通常大概會得到我回答:官方機密無可奉告!
但事實真的並非如此,在我心中,有一件讓我至今睡覺都還是會被惡夢驚醒。
這件案子給加斯洛王城給列為禁檔。在某次S級檔案整理時無意間發現
到底有多恐怖?
真正看過[狗人頭]檔案的長官,都由於太過恐怖,都因刺激過度而發狂,
甚至更有人就此氣絕身亡,因此列為禁檔!
並下令所有參與此事的軍官都要簽署保密條約20年,以免流傳到民間造成無所謂的恐慌!
只可惜某些軍官已受不了箇中的恐怖事蹟而紛紛自殺,
聽過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來愈小。
經過了20年,現在終於可以把我心中的恐懼寫了出來,
當年加斯洛王城在進行[瘟疫林地人口調查]
官員在某荒廢村莊內發現一些[狗頭骨]和大量[人骨]埋藏在地下,
大惑不解,起初以為是甚麼祭典祀儀式,為了解真相,
於是展開徹查.只是沒想到查下去得出的結論卻讓人顫抖不已…
並且請當時的”骷髏大巫師-庫庫魯”使用地獄魔法,召喚已死的村民鬼魂
把當年村莊慘案,一一述說…
我勸你還是別知道那故事詳細內容的好,
如果你真的下定決心,就開始這則故事吧,再次聲明,要離開的請早!!

<禁檔:狗人頭#2>
故事是發生在瘟疫林地的小村莊中,
年代不詳,純粹是因為故事血腥的程度,
使當時的加斯洛王不願意讓人知道發生的年代,
唯一知道的是那年發生了一場很嚴重的飢荒。
主角[無雙狗]生下來時,因為突變牙齒整個外凸,鼻子上有個紫黑紫黑的胎記,活生生像極了一匹狗。
村裡的人都將他視為不祥之物,認為他是帶來瘟疫的[狗神]
幸好他的父母是村裡有威望的人,因此無雙狗就幸運的活了下來!
而他的父母則幫他取名為無雙狗是因為期望它能夠舉世無雙的人
但無雙狗出生後不久,他父母卻得到當時恐怖的瘟疫,病死了!
從此村民不斷的奴役他,嘲笑他!而善良的無雙狗總是無所怨言的工作。
時常有一餐沒一餐,但無雙狗也沒怨天尤人,樂觀的個性讓他對於每天充滿期待。
可是直到乾旱來臨的那一年,村內的農作物都沒好收成,整個村莊用墳場來形容還比較恰當。枯朽的樹,老舊的房子,到處林立的墓碑-
如此的慘狀,讓無雙狗於心痛不已,無雙狗於是決定開始每天辛苦的去尋找水源,希望能夠尋找到讓村民幸福的泉源。
直到某天晚上,餓失去理智的村人們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尋找食物時,這也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村長把無雙狗這個不詳的人給趕出村莊吧”
“把他趕出村子吧!” 不好吧,要是他真的是狗神轉世,那我們可是會遭到報應的阿!”
“神?別笑死人了,他只是一頭狗!一頭連看門都不會,沒有用的狗”
眾人聽到這番話不禁啞口無言,發言的是村中有名的惡棍-莫恩,
他用那已發紅的雙眼看向眾人”你們沒聽懂嗎?
牠只是一頭狗,別把他神格化了,村子的規矩不是沒用的動物就得宰掉嗎?我們還等什麼阿!
難道要讓眼前的食物跑掉嗎?!”
眾人停頓了一陣子,每個人都震懾於莫恩的發言,
但逐漸的有人開始呼應了莫恩的說法
“是阿,仔細想想牠真的只是一頭狗阿,那張臉,那聲音根本就是狗”
“說的沒錯, 以前我們竟然跟一頭狗相處,我們一定是瘋了”
一下子,眾人在飢餓的催化下,每個人都說服了自己無雙狗只是一頭狗!
一頭像人的狗,於是眾人便在莫恩的帶領下,殺向無雙狗的住所……….,
可憐的無雙狗在村民合力下用繩子倒吊掛著,此時無雙狗才發覺…村民的意圖。
“拜託!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找的水源,到時大家都會有水可以喝,拜託,再給我點時間”
無雙狗不斷扭動的被綁起來的身軀,臉上早已掛滿淚痕…
“無雙狗是人…他還會哭,我們現在是在人吃人呀!”
有村民害怕的發抖,問著莫恩!
莫恩回頭大喊著:他只是一條狗!
莫恩拿起一塊布塞住無雙狗的嘴吧,無雙狗的可憐聲音立刻堵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妳看這不是一條狗嗎?哈哈”
莫恩很得意的開始笑了起來!在無雙狗頭底下放了個盆子!
拿起手上的匕首,
慢慢劃開了阿狗的頸動脈,
大量的血液瘋狂的從脖子湧出,
可憐的無雙狗眼神瞬間整個翻白,
全身開始不斷的抽蓄,
直到無雙狗停止顫抖,整整長達10分鐘,莫恩拿起鮮血喝了喝!
“這滋味真棒!”莫恩喝完之後舔了舔嘴角,
餓慌頭的村民們紛紛向前去,拿起碗勺著鮮紅的人血,
瘋狂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莫恩換了個新盆子後,用小刀撕裂無雙狗的上衣,
開始由下而上的肢解無雙狗的屍體,
就這樣,無辜又可憐的無雙狗被莫恩分屍剁成好幾塊,
分給了村民,莫恩像魔鬼般更是當場吃了起來。
莫恩用小刀切開無雙狗的頭顱,當場吃起無雙狗的腦漿。
”真的是狗,腦子那麼小”莫恩邊吃還邊叫罵著,血腥的手上還拿著無雙狗的兩顆眼球,吃了起來!
“不錯眼球還真有彈性”
就這樣…….第一起人吃人發生了

<禁檔:狗人頭#3>
得到”狗肉”的婦人飛也似得向家中奔去,雖然剛經歷了一場瘋狂的祭典,
但一想到今晚家中的孩子終於有食物可以吃了,剛剛那種血腥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
婦人拿出了剛燙好的狗肉,雖然沒有經過調理,但對兩個孩子來說已是美味了
“好好吃喔!”
“對阿!這肉雖然難咬但吃起來好鮮美喔!”
“娘,妳怎麼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經吃過了,你們只要顧好自己就行了”
沒有人注意到婦人雖然在笑,但眼眶卻沾滿了淚水……
知道”狗肉”真相的婦人,說什麼也是不肯吃的
“無雙狗大神阿!請您原諒我們吧,假如要是真有報應的話,
就請讓我一個承受吧!別牽累….到我的孩子…
她希望這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發生這種慘劇…….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
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狗肉””後,
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回想起剛剛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怎麼了?大家都聚在這,難道又有什麼’好吃’的嗎?”
聲音的主人正是莫恩,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莫恩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
而莫恩此時帶著一副白色的狗頭面具,開心的向大家展示它偉大的戰利品!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你不怕報應嗎!?”
聽到眾人的質疑,莫恩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報應?哼!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今日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
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說完之後莫恩帶著他的混混朋友便朝村口去。
傍晚時分婦人受不了良心譴責正忙著準備離開這人吃人的村莊,整理到一半時,一段令人心寒的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肚子又餓了…哥哥!”
“好希望在吃到昨天那頭狗狗的肉喔”
“對阿~”
兄妹兩那無心的抱怨此時此刻聽在婦人的耳裡彷彿惡魔的對話,剎那間一個男人的臉孔浮現於腦海中-正是莫恩那張修羅的臉。
她的腦海中不自覺間湧現了一股驚駭的想法
“是阿!吃飽了當然又會餓阿!,這樣莫恩根本吃不飽阿!
這麼說來…..這麼說來莫恩他….他難道會……!”
想到這婦人不禁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的衝出家門,一旁的孩子看到母親的行為都嚇了一跳,
但年幼無知的他們怎麼會曉得隱藏於事情背後的真相呢?
婦人離開家後便向村口飛奔而去,她沿路找尋莫恩的蹤影,心中卻又祈禱事情不要像她所想的發生;
然而,這矛盾的心態卻在靠近村口田邊宣告破滅……..
在那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具具倒地分屍的屍體,而趴在他們身上啃食的正是那已入魔的莫恩,
看見此景的婦人不禁失聲尖叫,而最後一場慘劇也在這聲尖叫聲中開始上映…….

<禁檔:狗人頭#4>
現在讓我們拉回到莫恩炫耀完面具後的那段時間吧,他與平日瘋狂的同伴在村口田地旁席地而坐,
討論昨晚剛才的種種經過,其中友人拿起匕首把樹枝削成了牙籤剔起牙來,一臉尚未盡興的說:
“嘖~嘖~嘖~吃的真是不盡興,狗肉真的是不夠吃~”
“過了一天肚子還是會餓壓”
“對呀!莫恩妳說呢?”
真不愧是莫恩的朋友,論凶狠度雖不如莫恩,但是也因為飢荒而喪失了人性,
竟然將昨晚那虐殺無雙狗的事用輕蔑的態度當作閒聊,
此時身為事件主角的莫恩卻竟顯的格外安靜,在漫長的閒聊中不發一語,而眼睛也不斷的在眾人身旁打轉,看的眾人冷汗直流
此時一個人站了起來說:”我想…我們也該離開…了吧….”
聽到這話,大家如釋重負般說:”是阿,時候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是阿,再拖下去天色就晚了”,就這樣莫恩一行人就離開了木屋向村子的方向前進,
“根本不夠吃…!”
突然莫恩低著頭一直低聲重複默默念著,
朋友以為莫恩是吃壞肚子前來關心,沒想到一陣白光閃過,前來關心的朋友來不及迴避,臉就硬生生的接下了莫恩的攻擊,
“砰”的一聲,強力的拳勁使的友人跌坐在地上哀嚎:”莫恩你發瘋了嗎!竟然下手這麼重!….”
友人邊摸著額頭邊叫罵,可是當他張開那因疼痛而閉上的眼睛時,他沉默了,
更詳細點的說,他再也張不了口了!莫恩飛快的抽出匕首,
將刀往那人的頸子一劃,一瞬間,友人的嘴巴微張,瞳孔因驚嚇而放大的頭就飛也似的滾到田邊!
而原來剛才擊在友人頭上的正是無雙狗那陰森的白骨面具…….!
“原來無雙狗附身到我同伴身上了,你們放心吧,你們的血跟肉我會吃的一滴都不剩的!”
友人們看到莫恩瘋了,馬上拔腿就跑,但這一切都太慢了,一個跑不夠快的人,突然跌倒在地,
他驚慌的說:”我的腳~~我的腳~~怎麼會突然跑不動了!”
他向後一看才發現到他的小腿已經與他的身體分離,他驚嚇的連疼痛都忘了,連忙把雙手當腿來用,死命的往前爬,
嘴裡不斷叫喚著同伴的名字:”救我阿!我還不想死 !”
聽到這淒厲的呼喚前方的同伴不禁回頭一窺究竟,然而映入眼前的場景卻令他們無法出手幫忙……….
因為這一切都太震驚了-莫恩手裡拿著沾滿鮮血的匕首,另一手則拿著白骨面具不慌不忙的將白骨面具戴上在爬行的友人,
接著他臉色猙獰的再次將刀揮下,短短的幾分鐘,三個莫恩的朋友就被他殺掉了兩個………….
看到此景剩下的一人趕緊轉身像村裡跑去,嘴裡還大聲嚷嚷著:”救命阿!莫恩開始屠殺了!”
但一切都太遲了,莫恩再宰掉人後飛快的將匕首向前擲去,”噗”的一聲,友人的呼喊聲尚未傳達到村子裡就倒在田間的小路,
結束掉這一切後,莫恩開始一個人坐在地上開始啃蝕著”戰利品”然而四個人的肉似乎仍無法填飽莫恩的肚子,
嘴裡依舊重複說著:”好餓阿…還想要…更多”
這驚駭的情景正好被那衝出來想驗證自己恐怖想法的婦人瞧見,
婦人的尖叫聲,使本來專心埋首啃食”狗肉”的莫恩也抬起頭怒瞪著她,
婦人開始往村莊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莫恩抽出插在屍體上的匕首,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阿!沒關係,我這次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
語畢,莫恩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
 “莫恩…終於開始……殺人了,他將他的同伴都吃掉了 !,接著他的目標就是我們了!”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次,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
因此他們決定點燃火把,然而他們永遠想不到這火把竟然讓他們從狩獵者變成獵物。
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一道紅光閃過,
只聽到”咻”的一聲,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大家恐懼不已的莫恩。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莫恩將無雙狗的白骨面具戴自己的臉上,
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
面對這情況,莫恩在白骨面具下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雖然村子也有比莫恩強上許多的人,但在這次的飢荒中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徒勞無功的,
反觀清次經過”獵食”後雖然體力稱不上是完美,但要應付一群饑民已是綽綽有餘的。
整個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慘叫聲就歸為寂靜,只見莫恩悠閒的坐在由屍體推成的小山上,
嘴裡說道:”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對了!先拿那兩個小鬼當開胃菜吧,我記得…..”
只見他開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爛的木屋,最後目光停留在一棟大門緊閉的屋子,他露出了笑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小孩子的肉….因該是最好吃的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