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之鍊光術師!第七章!騎士團血戰

夜晚,在艾澤拉斯大陸的阿組鼻之塔,

一群穿著如同中古世紀的騎士裝扮的戰士們,

正為了守護位於此地的一塊聖地遺跡而與大批魔物奮戰著。

「擋住它們,絕對不能讓它們突破我們這道封鎖線!」

為首一名全身穿著白銀甲冑的戰士大聲叫道,

接著雙手舉起那把比自己身材還要巨大的十字巨劍,

不斷的斬殺著一直蜂湧而上的魔物。 斬、斬、斬...

不斷揮舞著巨劍的斬,但不論怎麼的斬,怎麼的砍,

這些魔物就像小強一樣的殺不盡一直冒出來。

「喂,暴風團的團長,魔物的數量只增不減,你有沒有什麼

比較好的辦法可以解決啊?」一名手持細劍,身穿艷紅騎士裝的劍士

與身穿白銀甲冑的劍士背靠背的問道。 看著倒在地上死而復生

的魔物,身穿白銀甲冑的騎士像是想到了什麼事的,大聲叫喊著。

「所有暴風團的團員聽到!立即找出瘴氣之源,並加以摧毀它,不然不管我們怎麼砍都砍不死這些魔物的!
你跟我來!」對著眾人大喊一聲,隨後又向身後的艷紅劍士說道。 眾人聽聞團長所說的話後,便開始在魔物群中一邊斬殺魔物一邊找尋著團長所說的『瘴氣之源』。 「暴風團團長,就是那個了吧?」艷紅劍士看到了一個像是水晶一樣的血紅色大石頭,
想必那就是『瘴氣之源』了吧。 「天啊!」看到那顆像是卡車頭大的血紅水晶後,團長驚訝的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了。 「怎...怎麼了嗎?」 「你難道不知道嗎?」團長沒好氣的斜睨著艷紅劍士說道,看樣子他八成是個才剛進暴風團的菜鳥戰士。
 「知道什麼?」 「你知道『瘴氣之源』是由什麼東西鍊成而來的嗎?」艷紅劍士聽完後,
依舊不解的搖了搖頭。 「死人...有一群瘋狂的鍊金術師….將活生生的人練成賢者之石…不過這是鍊成失敗的作品..」
淡淡的說完,提起巨劍,團長一步一步的往『瘴氣之源』走去。 「死人!?欸,你是說,那是被鍊金術師變出來的啊?」
艷紅劍士趕緊追後跟上,一臉疑狐的問道。 就在與『瘴氣之源』只有五六公尺距離時,團長突然停下了腳步,
而剛追上的艷紅劍士則是直直的撞上了他厚實的背部。 「你幹嘛突然停下來啊?」摸著被撞痛的鼻子,艷紅劍士不悅的抱怨著。 「守護『瘴氣之源』的BOSS來了...」 團長淡淡的說完,地殼便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隨著不斷的晃動,
地面也開始出現了裂痕,沒多久後,從裂痕中蹦出了一隻有著牛頭人身,身軀至少有三層樓高的怪物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真沒想到,連希臘神話裡頭的妖怪『米諾陶』都跑出來了。這群鍊金術師真有想像力!」
團長冷笑的說道,但後頭的艷紅騎士已是看的目瞪口呆了。 
「開開開...開什麼玩笑啊!?牠這麼大一隻,我們要怎麼贏啊?」 
「照理來說應該是沒那麼大一隻,肯定是因為『瘴氣之源』的影響讓牠巨大化了。小心牠來囉!」 
話一說完,米諾陶馬上就拔起一旁的大樹當成武器來攻擊兩人,兩人看準了米諾陶橫掃那一剎那,同時低下身來躲過這蠻橫的一擊。 「我的媽呀!」艷紅劍士往後看了一下,嚇的大叫著。 原先豎立在後頭的那些大樹,在米諾陶剛剛那暴力的一擊下瞬間全數倒下,幸好剛剛那一擊不是打在自己身上,不然就算有十條命也不夠跟牠玩。 
「小子!我負責引開牠的注意,你就趁機繞到後頭破壞『瘴氣之源』,了解了嗎?」 
「小...小子?你...你是在說我嗎?」
艷紅劍士像是瞪大了眼看著團長,疑惑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廢話!!當下只有你跟我而已!我不是在跟你說,不然是在跟鬼說是吧!」團長大怒說道,當下命都快不保了,這個臭小子竟然還有興致耍寶。 就在這時,在兩人交談之際,米諾陶的第二波攻擊又來了。 艷紅劍士心想剛剛那一擊攻來時,他根本就躲不掉,就算舉起手上那把細劍也絕對擋不住,只好閉上雙眼等死。 但就在『碰』的一聲,巨聲響起,他睜開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名銀狐團的團長,竟然用十字巨劍的寬大劍身來檔下這蠻橫的一擊。 
「你還在幹什麼!快!」
團長吃力的大叫著,艷紅劍士則是馬上從恍神中醒了過來,快步的穿過米諾陶巨大的身軀,直逼『瘴氣之源』。 米諾陶見艷紅劍士繞過自己打算摧毀『瘴氣之源』,便舉起了手上的大樹幹,想直接往艷紅劍是直射而去,但某人可是不會讓牠這麼做的。
 「嘿,米諾陶,難道你不知道,在打鬥時是最忌諱背對著敵手的嗎?」 
聽到背後所傳來的聲響,下一秒鐘便是十字巨劍從米諾陶的背後貫透至胸前的時候。 
「懲戒之擊~~給老子我消失吧!!」 同一時間內,暴風團團長一刀往上畫出終結了米諾陶,
而艷紅劍士也同樣一起粉碎了『瘴氣之源』的血紅結晶。 隨著『瘴氣之源』被消滅,週遭的魔物也再也不是不死之身,漸漸的騎士軍們也已從原先的弱勢轉為強勢的一方。 好不容易,眾人總算是將魔物大軍給打回地獄,就在眾人退守回阿組鼻之塔之內時... 那名穿著艷紅騎士裝的劍士在塔裡裡頭四處的探頭張望,似乎在找尋著什麼。 沒多久後,他終於找到他所要找的那個『人』了。 「欸,你掛掉了嗎,手還舉的起來嗎?」
看著那名穿著白銀甲冑,背部倚靠柱子而坐的銀狐團團長,這名菜鳥劍士就忍不住的想要調侃他一下。 「是你啊!有事嗎?」頭也不回,聞聲便知他是誰。 
「怎麼,難道就一定要有事才能來找你啊?」 
「如果你想跟我哈啦那就免了,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聊八卦了。」
說完,他也慢慢將戴在頭上的那頂又重又厚的銀狐形頭罩給拿了下來。 他就是小輝…為了復仇潛入暴風城…默默的等待..

 

第一道暑光漸漸的昇起時,突然照射在小輝俊秀的臉龐上,令豔紅劍士看了以後驚嘆不已,只不過...... 
「你...你那是什麼臉啊?」
艷紅劍士不解,為何上一秒是看著小輝露出了俊秀的臉龐,而下一秒卻是出現了像是『囧』字的厭惡表情。 
「你...是GAY嗎?」小輝疑問著。 
「你才是GAY咧!」艷紅劍士沒好氣的大叫。 
「你不是GAY,那你幹嘛說那麼噁心的話?」 
「你是不是心理變態啊?一個女孩子誇你帥,你竟然給我說噁心?」 
「喔,是喔,妳是女孩子喔...女孩子......妳是女孩子!?」沉思了一下,便又驚訝的大叫著。
 這怎麼可能?從自己偷偷加入暴風城的騎士軍以來,從未聽說過有哪一位女性是以戰士身分上到戰場前線來的。 
「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是在歧視我喔?你現在是不是心想『女性是沒資格以戰士的身分上到戰場前線』,是不是?」
艷紅劍士彎下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小輝.. 幾乎全猜對了!
 「沒...沒這回事!我只是...」
心想,會拿把劍衝上戰場殺敵的女性八成是個男性荷爾蒙分泌過多的男人婆,
但這句話在他看到這名女性騎士脫下面罩後,就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一張類似養母的面容出現在他面前….他呆調勒……..

忍辱負重是為了建立新聖光…..他吃得苦很多了…

為了學習劍法….加入到騎士團…苦苦等待復仇的那一天….

但是他卻出現了..

眼前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