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光術師!第四章!石爪山脈盜匪團 

在一片灰綠色的林海的盡頭,一座巨大的活火山聳立在那裡,隨著熔岩強弱不定的翻騰,夾雜著火山灰和硫磺的滾滾濃煙從火山口源源不絕的發散出來融入那已被染成灰色的天空。 忽然間,大地顫抖了起來,隨著一聲巨響,原本安靜的火山從一位吞雲吐霧的老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發脾氣的孩子,如同發狂了一般不停地把大塊的岩石還有滾燙的熔岩拋撒向天空,在達到最高點後熔岩和巨石好像夾雜著冰雹的暴雨一樣向著林海和山腳下傾瀉而去,森林隨著熔岩的接觸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黑色的濃煙把原本就灰撲撲的天空變得更加陰沉。

 

「終於鍊成了」一個臉上都是黑漆漆的少年從廢墟中站了起來…

國家鍊金術師..聯盟狗屁..我會報仇的…今天以後妳們將一步一步走向毀滅之路..

少年心中不狂喊著,他已經真的壓抑很久了…

春去春來,又是一個年頭過去了。

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是工作的好日子,

勤勞的努力基本上都是由此開始的。 當然,這種勤勞之中有好的,

同樣也有壞的。 石爪山脈之中,有一處地勢險峻的峽谷,

是連通山脈東西的重要通道,

以前幾乎每天都會有過往的商旅和行人經過這裏,來來往往,

忙忙碌碌。 只可惜在三年前一夥強盜盤踞了這裏以後,

往日的繁忙景象就不復存在了,因為他們都被那一樁樁慘無人道的

屠殺震驚了,嚇怕了。 要貨也要命,女留男不留!

在這裏的全都是一群殺人如麻的冷血禽獸,燒殺奸掠他們無惡不做,

處在這三不管的真空地帶,他們是名副其實的無法無天。

只可惜這條峽谷的地理位置實在太過重要,是以有一些人

雖然明知危險,可是為了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卻也只能挺而走險。

畢竟,這兩邊的山路不是任何人都繞得起的。 所以在此黃昏之時,

正有著一隊大約百人的隊伍進入了這峽谷,人多勢眾看來是有備而來,

他們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卻個個都是鴉雀無聲,他們刀劍在握,

不住的四下觀望,神色緊張之極。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到底是無畏還是無知,恐怕就得看看他們面對老虎時的反應了。

當他們行至那峽谷中部之時,只聽得一聲巨響,兩邊的山坡之上

突然有無數的滾木和岩石傾瀉而下,直向底下行走的眾人砸去。

底下眾人雖早有防備,但是一時也被這驚人的巨變搞得手忙腳亂,

每個人都拼命的揮動起手中得兵器撥擋落下得滾木碎石,擋不下一

些人便立刻被砸成了肉泥,慘不忍睹。 隨著一聲驚天呼嘯,數百名

窮兇極惡的匪徒自山坡之上俯衝而下,如狼似虎般的向這群已經死

傷慘重的商旅撲殺了過去,瞬間便纏鬥在了一起。 山谷變成了戰場,

每個人都在此時變成了噬血的修羅,他們瘋狂的砍殺對方的軀體,

一刀接著一刀,直到對方被砍成了肉泥,又或是自己變成了肉泥的時候

他們才會停止動作,被切割下來的斷肢碎肉不住的四處飛揚,

絕望無助的淒厲慘叫聲到處此起彼伏,這裏真是比地獄還要恐怖。

這裏再沒有了公理,也再沒有了仁愛;這裏唯一有的只是弱肉強食,

你死我活。 可以忍受這種地獄氣氛的人絕對不會很多,不過看來此處

卻有著兩個,此時他們就站在那高高的山坡之上,神情愜意的觀看著

底下的血腥屠殺。 而這一高一矮的兩個人,正是盤踞這裏的強盜之中

的大小頭目,而看他們此時的表情,與其說是在觀戰,還不如說是

正在欣賞,似乎在他們而言,這種慘絕人寰的大撕殺根本就是一出

十分精彩有趣的戲劇,還是非常的賞心悅目。 那個矮一點的小頭目

叫做獨眼惡龍,人如其名,那面上的一個用鍊金術作成的機械眼使

他顯得無比的醜陋猙獰,令人視之心寒,也許正是為了達到這個效果

,他才沒有用眼罩將它罩起來吧。 而此時這個醜到了極點的傢伙正用

著他那唯一的一只好眼盯上了底下的一個年輕女子,這個女子二十來歲

,模樣生的十分的漂亮,此時看她揮舞雙刀奮力拼殺的狠樣,

更為動人的外表之上平添了一股颯爽英姿,直看得這個貪花好色

的二當家心癢難耐,躍躍欲試。 色膽包天,獨眼惡龍已經是不願再忍,

連招呼也不打一聲便沖了下去,直向那個年輕女子撲了過去。

而那個魁梧的大當家對這個獨眼惡龍的行為完全不予理睬,

熟知此人本性的他早已對這種行為司空見慣了。

那個年輕女子正好剛剛砍倒了一個強盜,突然間就聽到一股強烈的

勁風呼嘯而來,轉頭一看,只見一個面目醜陋的中年男子飛身撲來,

那噁心猥瑣的面容幾乎使得她當場吐了出來。更為氣人的是,

此人一出手,那雙”獸人”之爪就那麼向著自己高聳的胸部直抓過來,

真是有夠下賤的。 此女又羞又氣,雙刀盤旋揮舞,使出

戰士的初級技能“英勇打擊“直欲一下就將這淫穢的雙手給砍下來。

 這個獨眼惡龍既然可以成為這群窮兇極惡的強盜首領,

自然有著其過人的本領,只見他微一轉身,避過了雙刀斬擊,

身形閃電般的繞到此女的身後,一掌便對著她後頸打了下來,使用技能”悶棍”直欲將其擊昏了以後再為所欲為。 只可惜此女既然能堅持到

現在就也不會是弱者,只見她頭也不回,右手長刀猛的一個迴旋

使出”反擊風暴,”竟險些砍到獨眼惡龍的手,獨眼惡龍無奈撤手,

此女猛然轉身,左手長刀毫不猶豫的當頭疾劈,戰士的中階技能”斬殺”

,就像是要一下子將這個下賤的男人劈成兩半。

險些老貓燒須,這個獨眼惡龍當即受起了輕視之心,

雙拳全力迎擊,招招兇猛,聲聲如雷,連續的邪惡攻擊很快便

壓置住此女,狼狽不堪。 此時山坡上的大當家—刀疤虎仔細的

觀察了一下現在的戰況,進來的那一百多人此時幾乎已經被人數多

上四五倍的己方殺得全軍覆沒了,除了那些個已經被制住的婦女,

就只餘下幾名武功頗高強手仍在奮力抵抗,不過看那陣勢也已是

強弩之末,陰沉的笑了一下,大喝一聲,猛的拔出腰間大刀飛身撲下。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刀疤虎勁灌長刀飛身而下,那銳利的刀身

竟然拖出了半尺長的幽灰刀芒,氣勢驚人,正是高階戰士技能”順劈斬”

正在奮力拼殺的一個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長刀攔腰斬過,

當真是一刀兩斷。 餘下的幾人搏殺至此,都已是身心疲憊,

此時不但被三百多人包圍,更有如此高手突臨,一個個都是心膽俱寒,

自覺末日將至。 刀疤虎殺性高漲又啟動了技能”狂暴之怒”,

一發不可收拾,長刀去勢強勁,

一下子又和餘下的幾個人纏鬥在了一起。 這幾人其實也並非庸手,

多人聯手倒也有一拼之力,奈何久戰之下早已氣力不濟,

再加上為這個狂人的殺意所震懾,敗得更快。 不過十幾招後,

刀疤虎一個”旋風斬”,猛的將其中數人的頭顱劈成了兩半,

花白的腦漿噴得他一臉都是,卻見他毫不為怵,

反而伸出舌頭舔了舔這尤自溫熱的腦漿,看那滿意神情竟似

還覺得其甚是美味。 最後剩下的一人看到如此的惡魔行徑,

意志徹底崩潰,雙腿一軟撲通跪了下來,拼命的磕起頭來,

不斷的哀聲求饒。 刀疤虎面露不屑的走上前來,唾了一口道:

“他媽的,一個沒種的膽小鬼!” 手起刀落,一下子就將此人的

頭砍了,嘴裏還狠狠的道:“孬種下地獄去吧!” “哥哥!”那個

正和獨眼惡龍纏鬥的女子見此情景哀叫了一聲,刀勢大亂,獨眼惡龍

見機不可失,使用技能”繳械”雙拳全力催壓,猛的震飛了女子的雙刀,

右手食指在地上畫了一個鍊金陣,許多繩子竄出,登時使那個女子

動彈不得了。 大功告成,獨眼惡龍竟就在這眾目睽睽的地方

旁若無人的發洩起他的獸欲來,雙手如飛般將那個年輕女子的

布甲撕盡,緊緊地壓上那女子一絲不掛的嬌滑玉體之上亂啃亂親,

雙手更不住的在她那赤裸的身軀上下遊動,形態醜惡之極。

那女子全身被綁,只能一動不動的任他為所欲為,此時她心裏

羞憤欲絕,兩行悲苦的清淚突破了緊閉的雙目順著那優美的臉頰

緩緩的滑落了下來。 而此時那個大當家和圍觀的匪盜都在笑嘻嘻的

觀看這罪惡的一幕,其中更有些人已經開始有樣學樣,猛的按倒

了那些被俘虜的女子,就這麼幕天席地的施起了強暴。 那個獨眼惡龍

是個標準的急色鬼,不到片刻就不滿意自己那初步的獸行了,

猛的分開了那女子修長的玉腿,起身急急的脫下自己的長褲就

要真刀真槍的過關斬將。 可惜似乎他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當他準備再度撲上來的時候,一道尖銳之極的裂空之聲在所有人的

耳邊響起。 超乎想像的刺耳之聲劃破長空,夾帶著一顆小小的石子

飛射而來,猛的砸在了這個獨眼惡龍的太陽穴之上,只在瞬間便透腦

而入,將其制於死地。 眾皆譁然,刀疤虎更是大吃一驚,搶步上前

一把拽起了獨目虎的屍體,只見他額角太陽穴處現出了一個十分細小

的鍊金陣,可見那塊射死他的石頭決不會是很大而且刻上鍊金陣,

但是剛才聽那石子裂空之聲竟似是在百丈之外傳來。

如此輕小的石子經過了那麼長距離還可以一下射穿人體最堅硬的頭骨,

可見發射這顆石子的人鍊金術已然強到了何等無法想像的地步。…

手快殘了…好看的話請回覆讓我知道我寫的好不好!!

我寫下去的動力是你們的支持與回覆還有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