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對慈孤觀音許願,必須有人去還,淺談這個『願』要由誰來『還』?(有雷/尾附彩蛋)

經原作者 說書人 貓皮 HKandyII 收集整理並同意分享,喜歡文章,請點連結到出處給GP: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33763&snA=535


大家好,在下貓皮,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還願的劇情心得。

  以下文章有雷,若還想無傷體驗遊戲過程請謹慎閱讀。
  建議在至少通關一輪或觀賞過完整實況再來閱讀本文會有較多的收穫。
  給你們一張蘿莉躺過的床,思考是不是該回頭知返。
雖然從各方面來看,所有的畫面題示都指向美心已死,諸如摔破女兒紅、女兒被母親推下蛇窩、
最後一幕父親追隨化為天使的女兒的腳步而去等等。
但我他喵的絕不相信阿!
我老…咳咳咳,我女兒怎麼怎麼可能死在廁所裡! 
總之,以下就是貓皮建立假說的論證。
畢竟遊戲結局留白這麼多,自行想像也是貓皮的自由囉。

一、這可是那個赤燭遊戲的作品耶,像這種遊戲劇本,沒有雙結局這種東西你敢信?

這是貓皮首先產生懷疑的點。

我們先來簡短分析一下赤燭的前作『返校』是如何命名的,大家都知道返校共有兩個結局,
普通結局是方芮欣同學無法面對自己的過錯,選擇回到講台上吊自盡,

而真結局是工具人魏仲廷被關了十五年之後,歷劫歸來,回到翠華中學回憶起當年的一切。

如果只有玩出普通結局,全部遊戲過程大多是方芮欣在翠華中學遊蕩,最後也死在翠華中學,
那似乎對『返校』不夠點題,必須加上魏仲廷『返校』這一段結局,才算是點著了這個標題。

如果以同樣的概念反觀『還願』這款遊戲,雖然目前沒有人玩出第二結局,但如果只是純以『表面結局』來看,

大家應該都會猜美心泡死在廁所裡了,至於杜豐于死了沒則沒有定論。

但還願這個動作在民俗的解釋上,是發願者先向神明許願,如果有一天願望實現了,發願者要回到神明面前酬謝,

問題來了,如果就表象所見來判斷,美心最後死了,那『願』沒達成,從何『還』起?
也就是說,如果結局只有表面這樣,也似乎是不夠點題。

二、關鍵畫面。

玩到一半,確信美心並沒有死,是因為見了這個畫面。
在你玩到一半,被這個場景嚇的到處跑的時候,
有沒有注意到,有一張照片跟其他照片不一樣?

沒錯,只有這張照片的眼睛沒有哭紅,這邊是收藏莉芳照片的地方,
為什麼全部婆照的眼睛都哭紅了,唯獨這張沒有哭紅呢?
  因為,這張照片應該不是鞏莉芳的照片。
再看左邊有『小明星』的畫像,你記得當下正在進行這個橋段的時候,
主線是在做什麼嗎?你是正在收集美心的頭冠、紅衣、跟紅鞋,準備丟進蛇酒裡,

比對畫上也有冠、衣、鞋,那這張圖畫很明顯就是在畫杜美心。

將沒哭紅的照片夾在這,往左比,跟圖畫裡的杜美心幾乎是一樣的穿著,

往右比,她有著與鞏莉芳神似的面孔,但卻沒有哭紅…。
  這…會不會是長大後的杜美心照片?
感謝12 樓大鍋郭協助找出關鍵性的證據,確認這真的是女兒的照片。

三、建立劇情假說。

貓皮跑到第一次跑到這裡的時候就重玩了,
並且改為抱著美心或許並沒有死的立場來看待這個遊戲。
如果要建立劇情假說,決定順序還是滿困難的,
建議大家先實際玩過一次遊戲,或是看過一遍實況再往下閱讀吧。

疑點一:為何在講童話故事的橋段,是小女孩向神明求助,要拯救受山豬所傷的父親?
雖然講的同樣是父女,但對比遊戲全程,美心雖然善良,
處處往家庭著想,卻並沒有做出像童話故事中的女孩般,主動拯救父親的實質行為。
但童話故事過程中的三個難關…卻又隱約對比著美心在現實生活中所遭遇的困境。
巨大的鴻溝象徵著只差一步的成就。
撞擊的兩隻鹿象徵著吵鬧失衡的家庭。
要求索取供俸才讓你過的大鳥象徵著向父親無度索錢的神棍。
在進行童話故事時,父親所描述的解法,與美心的胡鬧解法,
正象徵父女兩人看待這三個問題時的不同處理方式。
既然很明顯童話與現實有著隱喻上的對比,但為什麼在童話故事中,
是女兒以實質行動拯救了父親?而不是父親拯救女兒?

為什麼赤燭要採用這個立場矛盾的童話故事?

那我們就先假定,杜美心或許正採取某種行動要拯救父親,

而不是父親獲得啟發,自己被自己拯救

疑點二:父親所在的地方是什麼世界?

關於這一點,貓皮支持大神sloanwang的說法,杜豐于已經死亡,

成為一名地縛靈(以下是該位大神的見解連結,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33763&snA=256&tnum=52
 但杜豐于所身處的這個世界,貓皮則認為類似於枉死城的概念,
在民俗信仰上,那是一個自殺者必須前往的地方,他必須在這裡過完他沒過完的陽壽才能前往地府,
在這期間除非得到超渡,否則他必須不斷面對自己痛苦的過往,不斷面對他自殺的原因。
  但遊戲中沒有提到關於枉死城的相關記述,因此只取用概念,並建立以下假說。
  貓皮假設:『杜豐于是自殺而死,或因許願的代價,陷入某種記憶困牢,才會無法超脫。
  話說,遊戲在取得這張圖畫時開始,也在取得這張圖畫後終結,
很可能暗示著父親無法正視自己的過錯,一切惡夢一直周而復始。

而且,你如果仔細注意就會發現,
你在大多數場景所看見的時鐘指針,
幾乎都停在同一個位置(除非是少部分特定場景,必須提示回憶時的時間)。
不會前進的時間,無法脫離的記憶,由始而終的三人家庭畫,
再加上家裡所有的照片都看不見自己的臉,種種證據可以確信杜豐于已經死了,
而且可以推定杜豐于不是在現實場景中遊蕩(全部場景都不是現實,否則時間仍會前進),
而是被困在自己的回憶中。

這也可以間接說明幾件事情,例如為什麼在記憶中的美心自始至終都像不會長大的人偶,
這是因為杜豐于的記憶已經停留在死亡時間,所以這個世界的女兒再怎麼樣也不會長大了。

  而那像鬼一樣不斷追逐過來的老婆,也不是真的鬼,追到電梯前又像有點挽留的姿態,
象徵著老婆是他一生的愧疚,那可怖的鬼型,則可能是是來自於鞏莉芳不對斷杜豐于施加的壓力,
畢竟一路上老婆雖然扛住了這個家,卻也同時對失意的杜豐于不斷責難,還上廣播公開控訴杜豐于,
甚至還開了大絕真的回了娘家,造成實質上的打擊,
終於使得鞏莉芳在杜豐于眼中成為鬼影般如影隨形地存在。
  那美心呢她可能在泡暈之後被折返的鞏莉芳所救,
但關於如何獲救這點是空白的,也沒有畫面或圖片隱喻可供推想,
僅有
鞏莉芳在電台採訪時說會回來帶走女兒,留下了這個可能性,
因此貓皮對女兒如何獲救不建立假說。
  貓皮不負責任解釋:『姑且以杜美心未死的事實,反推杜美心已獲救,如何獲救暫且採用是鞏莉芳回頭從浴缸中搶出。

  這個場景母親並沒有推美心的舉動,是美心自己跳下來的,而母親在一旁冷眼旁觀,
可能在暗示鞏莉芳對杜豐于受的苦選擇迴避,而美心則是想自己跳下來救走父親。
  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建立一套完整的假說了,父親因為自殺或與邪神交易,
導致意識被困在這個不斷迴夢的地方,不能出聲、視線被奪(遊戲一開始就有一雙手遮住視線,導致眼前這些景象發生)
放棄了人生,卻換得了美心奇蹟似的存活。
  雙手沾滿血可能是父親認為自己殺了女兒,但也有可能是自殺的後遺症
  現在,對於自殺的原因,我們可以依照劇情碎片,建立更進一步的推論。
  因此杜豐于自殺原因的推定是:在儀式的最後關頭,父親在各種負面消息的影響下,
包括何老師逃跑的事實,以及其他信徒的傳言,已經沒有勇氣打開廁所的門,因而選擇自殺,不去面對。
 

  如果杜豐于果真被困在自己的回憶中,那美心就有了必須拯救父親的理由。

  之後美心長大,飛黃騰達,但一度事業受阻,認為雖然曾經被父親所相信的慈孤觀音所救,
因此自己也相信了這一套
(台詞 : 因為父親相信,所以我也相信)並且認為父親仍因當時對慈孤觀音所許下的受苦,
必須有人去還,因此接上了ARG的劇情

  (感謝2 樓不願沉淪秋風の落葉的腦補補充)

  最終解釋:『因此還願這整個遊戲的過程,就是長大後的美心知道父親已死,
但仍被困在這種鬼地方,所以要將父親從痛苦中解脫,因此利用超渡或某種儀式,
以鬱金香(加上其他提示)為記植入這個世界,要引導父親找到出口,來『還』當年父親所許下的『願』

  這就是貓皮認為的另一種結局,想來有點像當年『返校』的風格,而且也點了『還願』的題。

  至於雙結局一說,則是端看你的視角走到何處而定。(引自ptt  mgdesigner的見解)

 

更重要的是,這是貓皮自己所喜歡的一種解釋。
畢竟結局做的這麼開放,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吧。
這種劇情設計在魔女之家也有異曲同工之處,雖然整個魔女之家,
在被害著的意志下不斷驅動陷阱要殺害魔女,但魔女之家也像有自己的意識般,留下蛛絲馬跡要魔女逃出魔女之家。
只不過這次逃亡的魔女變成父親,暗暗指引父親逃出來的線索,則是美心透過靈媒的幫助,在這裡留下的。
如果你有把過場動畫全部看完,你會發現父親一路追逐美心的腳步,來到一處沙灘,這時,你還會聽到美心還有最後一句台詞。

  『爸爸,我們回家吧。』

我相信,這句台詞是正在招魂的美心正在呼喚父親。

四、彩蛋。貓皮十分崇尚『一級玩家』的精神,以下就是貓皮所發現的彩蛋,

就當作是答謝各位看倌願意看到這裡囉。

我說這個八十八、八十八、八十八、八十八,還有沒有,再高一點是…。
 
 好,這次是真的有高很大一點了。

 

  當時的台詞是:『把拔生日快樂!』

 

  所以密碼其實是杜豐于的生日。


左邊是被美心玩死的紅龍,右邊是蝦群的圖畫,正應了一句話,

所謂龍困潛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不過…蝦?什麼瞎?

你說這沒在玩梗我死都不信。

我總覺得這裡是選擇題…不管了,我全都要。
  原來一開始拜的神是田都元帥。

 

  門對門是斷門煞,斷在臥室會家庭不和,斷在陽台會前途失明,
斷在灶房會糧財庫流失,不過杜豐于用門屏風遮住了斷門煞,顯然是懂一點風水的。
  不過之後門屏風在迎地基主的時候。
為了拓寬讓客人進出就拆掉了,拆除之後就開始家道中落。